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|零分作文选登--2007年高考作文四川卷:问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

篇一 : 零分作文选登--2007年高考作文四川卷:问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



高考作文四川卷:问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


问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,君应有语。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地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,千秋万古。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(生活小百科 整理)

看到这个题目首先想到的就是上面这首诗,这是一首很有名,很happy的诗,至少我很喜欢。我不知道它是谁写的,我是从金庸先生的《神雕侠侣》看到的。

《神雕侠侣》是本武侠小说,而且内容有点色色的。书里我看的最多的部分是小龙女被点穴后,让尹志平那个臭道士迫害的部分,所以我觉它不是一本学生应该看的书,它对我们学生以及广大青少年的思想健康不利,会扰乱我们集中精神学习、影响我们建设祖国。由此看来,我只有当上成年人后,才有资格让自己的思想健康不利,才不用考虑建设祖国的事。再一想,我现在不看不良小说,不荼毒健康思想,不扰乱考试状态的目的就是为了顺利毕业,然后将来好看不良小说,荼毒健康思想,不再想考试的事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坐在这考试很像一个悖论,所以我就想找个人问问这是怎么回事。但考场纪律不允许交头接耳,所以关于问悖论的事就泡汤了。

悖论无法弄,《神雕侠侣》我也没法写,我早知道这一点,所以开始的诗并不是为了写"问"而准备的,我默写它的原因就是为了在此表明一下我很够班,我估计我是今天所有考生中唯一能在现场默写这首诗的牛人啊。由此可见我是个很阴险的人。

关于"问"我就知道这么点东西,再有就是平常问问我妈能不能给加点零花钱,问问小明同学能不能借我点零花钱,这些东西没高级中心思想,写了也瞎掰。当然会有人说,你可以写写有深度的东西。我承认"问"这个字很具有哲学性,能扯出很深刻的道理,但我对它并不熟悉,因为我很少问,想不明白的东西我根本不想。所以"问"对于我这种看色色书的同学来说就很狭隘,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绝对不会装的好象很懂"问",这就是我的优点。

(生活小百科 整理)

基于以上原因,对于"问"我只能进行杜撰,艺术创作也是很有深度的嘛。

我的故事是这样的,明天我就将走进考场考语文,所以我就找门子打听题,后来我终于找到门子了,我见到了一个像尹志平的臭家伙,给了他1000块钱买语文作文考题。尹志平对我说问,我说问什么?尹志平说就是问,我说问谁去?尹志平说题目是问,我说是啊题目我问谁去?尹志平于是就疯掉了,他把钱退给了我,还让我滚。就这样我一分钱没花就弄到了今天的考题。

由这个故事表明,我是个很恶毒、很狡猾的同学,我根本不想"问",因为我其实明白的很。

篇二 : 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

文/闲花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――元好问《摸鱼儿·雁丘词》

今夜、一首《问世间情为何物》令心绪难平,情思碎满了一地。往事如烟,明明已逝去多年,此刻,却如数归来,一幕幕,一幕幕,恍如昨天。儿时的我被李莫愁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,落下了烙痕。那时的我并不懂得什么是情爱,只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被利箭划伤,浅浅的伤口,随岁月的更迭消失无踪。风霜世事就像一本耐人寻味的书,只有读过的人,才明白书中的情节,是多么的婉转迂回,叠延起伏,感人涕泪。一颗未经历风雨打磨的心是谈不上完美的,少了风尘旧事,世井烟火的雕琢,再华丽的美,也耐不住岁月的消磨。到了揭开面纱的时候,免不了会留有遗憾和残缺。

元好问,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,金末元初著名作家和历史学家,文坛盟主,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和金元之际文学上承()上启下的桥梁,被欲为“北方文雄”、“一代文宗。”他多怀古词,以长调为主,奇慨遥深。其词风兼有豪放、婉约诸种风格,有苏轼、辛弃疾之风。

太和五年词人去并州赴试,途中遇到1个捕雁者。捕雁者告诉词人他今天遇见一件让人无法相信的奇事,他说“我今天设网捕雁,捕得一只,但另一只却脱网而逃。然而脱逃的雁并没有飞走,而是在上空盘旋一阵后撞地而死。”词人看着捕雁者手中的两只雁,一时心绪难平,便花钱买下了两只雁,把它们葬在了汾河岸边,垒上石头作为记号,号曰“雁丘”,并写下了这首感人至深,流传千古的《雁丘词》。偶然想起飞蛾扑火的故事,万物有情,有的时候你我用尽一世光阴许下的诺言,真的不敌一只雁的决绝,不如一块青石长久。也许我们无意,但我们却真的将2个故事传的褒贬不一。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,几时成了我们命中无法越过的那道坎,在爱情的故事里兜兜转转,在尘世中来来去去,最后还是守不住背离的心,握不住老去的年华,如指间流沙。

人生有缘,古时的词人因为雁而心绪难平,今日的我却因他一首《雁丘词》,心潮涌动。书中岁月,一段情无论相隔多久都不会流失,一段缘不管相隔多远,终有一天会在陌上重逢。尘世中多少人与我们摩肩接踵,却没有半分因缘;多少人与我们携手岁月,可到最后缘分依旧流失,成了匆匆过客,相逢陌路。被文字记载的爱情是长久的,它可以无人翻起,无人品读,无人知晓,却一往无悔。于书中相安无事,等待岁月的漫无边际,而你我或许连放任挚爱的人独自去旅行,独自行走,独自生活的勇气都没有。也许词人感叹生死相许的情深时,心中并无朝朝暮暮的故事,而我却有了心仪的女子,并且许愿要一辈子为她念诵这首《雁丘词》。再次相逢这首词,是在童丽的歌声里。她的歌声温润甜美,如涓涓泉水,纯净自然,如静夜情思,柔软细腻,情韵悠然。仿佛舞谢歌台的女子,一袭群衫,一曲古筝,将我拉回遥远的宋朝,守候那段柔软的时光。如饮美酒,如品清茶,满是品后的回甘。

依稀记得,旧年的午后,独自坐在长长的石阶上,看着旁边不远处的女子,心若迭岩起伏的音符,荡起层层连波,生怕她1个不经意的回眸就撞见我傻傻的目光。黄昏,天空正好飞过一只单飞的白鹤,于是诗意兴起,写下了一首小诗。

云间皎洁的白鹤呀

你独自飞向远方

可我那心爱的人儿却不知

我要如何

如何让她看见你

单飞的的影子

了却我一桩心事

带着那心爱的人儿

陪你飞向远方

飞到理塘

年轻的季节里,总是充满了诗意,1个抬头,一次回眸都可以成为一首惬意的小诗。而我也在这美丽的季节里,在流年深处将那一扇心门悄然关闭,忍着伤痛、决意只写情缘,不念情思。喜欢这样一段话“如果1个人是开始,那么2个人是不是结局,如果一段情是1个故事,那么两颗心会不会延续,有没有人让你甘心低到尘埃里,有没有人专注的陪着你,从一生走到一世。”我们总说来此人世,是要实现自己的理想,体味人生的意义,然而事实却非如此。何时爱情代替了梦想成为了生活,你我一生追逐的目标也成了相守相依、不离不弃。这个季节,山里的木芙蓉开的格外灿烂,每当我从花下的小径走过,总拾起一两朵拿在手中,好似花朵里包含着我昨日的点点滴滴。远去的途中或许再也不会有重逢,如人所说:“有些分离一旦远去便是一辈子,再回首唯有来世。”假如,我们真的缘尽,那么我愿将最后一次的情思留给你,你讲故事,我执笔,让我们共同写出花间岁月,如我、如他、亦如你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天涯共飞,不离不弃,度过了多少寒来酷往。欢乐趣多,然而离别更苦。试问如此痴情的儿女,世间还有几许?单飞的雁儿,是你在感叹,绵绵雪峰,万里云海,日照将残吗?失去了至爱的你,独剩我形单影只,那里还经得起岁月的煎熬?爱情是一味药,是一朵能治百病的灵芝;爱情也是一味毒,是一株生长在断崖绝壁的断肠草,有人的服了起死回生,可有的人服了却从此阴阳相隔。我是幸运的,在还未入戏的时候,远离了戏台,去寻找一段出尘的光阴。红尘陌上,将故事赋予他人,独自行走,与山水相约,只为一柱心香,一盏心灯。

有些心情搁置久了也会随流年锈迹斑驳,但偶尔被流水冲洗也会重见光泽。秋日窗阁,秋风瑟瑟,山河寂静,盛世长宁,唯有草木落叶在凉意中兀自飘零,寻找归途。谁问浅色光年里,多少日子可以寻回;匆忙尘世中,有谁可以助你抵达彼岸?漫漫旅途,有人选择独自行走,有人则结伴而行,携手一生,无论将来安好与否,皆一往无悔。

静夜思人,总带有一股忧伤的味道,有时甚至悲伤成疾,一病不起。思念就像一杯蛊毒,只消片刻便会噬魂消骨,每当旧疾复发的时候,心就会随弦乐流淌,淌过河流,越过山川,去找寻古老荒原埋藏的故事,那里我的前因后事,寻常春秋。

认定我的前世定是在遥远的宋朝,在词人的笔下,在每一首宋词里,而词人的这首《摸鱼儿·雁丘词》正埋藏着我残缺的片段。所以,词中相遇才会感觉似曾相识,全然没有陌生的气息。前世的我是那捕雁人,因了那一世的罪孽,被佛流放红尘,经历五百年的修炼,今生注定要用一世光阴去弥补、偿还。假如某一天前世的你在今生将我认出,还请代为保密,万物有律,世间因果,不能因为我们的一场重逢而变换。倘若你是前世的那只雁,我愿就此结束年轻的生命,好让你对另一只隔山隔世的孤雁,有1个圆满的交待。

我们应该已有过相遇,至于何时,已记不起?今生的你是佛前的一盏酥油灯,是你的慈悲延续了我在红尘的生活。你说“昨日种种频如昨日死,今日种种频如今日生。”一切往事皆如镜花水月,转瞬即空。我问佛“我的罪孽可以饶恕吗”?佛说“人性本善,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。”于是我双膝跪蒲,双手合十,虔诚叩拜”。于是佛将我化作他手中的一朵莲花。佛说:“前世的我是忘川河畔的一朵青莲,因为贪念人间情缘,而被送入红尘,经受五百年一次的劫难,五百年后,便可重回忘川。

“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”此生还不曾到过汾河,那些美丽的景致也无缘得见。许词人千年前留下的雁丘墓,早已被风月消蚀殆尽,不见踪影。但我深信,那河畔的某块石头下一定还埋藏着一段陈旧的故事,流经岁月,千秋万古,日月情深。也许、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我会赶到杨柳河畔,将词再读一次,将故事再讲一遍。没有完满的结局,故事亦不曾有过改变,依旧带着淡淡的忧愁,淡淡的伤感,好似当年。

篇三 : 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

夜深了,我1个人躺在床上,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,想起与你在一起的每一时刻,想起你那迷人的笑脸。满怀愁畅的我,不禁黯然泪下。窗外绵绵的细雨都还在不停的下着,我推开窗户,望了望外面那漆黑的天空[),望着、望着。忽的一阵寒风吹来。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,雨水飘到了我脸上,我已分不清脸上是泪还是雨。好冷、好冷,我是多么想你能呆在我的身旁安慰我一句,哪怕是1个字也行,真的。

关上窗户,疲惫的我想尽快的入睡,可怎么也睡不着,想把你忘掉,从我心中抹去,可我又不能欺骗我自己的感情。因为你已深深的铭记在我的心底,已无法抹去。也许爱情就有这么残酷吧?当你执着的去追求她时,她会像一只小鸟般的飞走。当你放弃她时,她却突然停留在你的眼前。我感觉好困惑,迷失在爱的围城之中的我不明白,为什么爱情是那么残酷。

绯徊在事业和爱情的十字路口,对于我来说,事业固然重要,它是任何事情的基础,但,爱情是事业的动力。对于爱情、我不敢强求太多,只愿有你陪在我的身旁,我真害怕会失去你,可是往往事与愿违。

那天,我收到了你给我的那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们还是做个普通朋友吧!”当时在我看过纸条后,我的心房上好像被一把利刀刺了进去一样,好痛、好痛。我真的难以接受这事实,我的眼睛湿润了,心也好冷。

默默的看着你飘然远去的背影,我的泪流了下来,我是多么想你能转过身来,可是你没有来安慰我、宽容我这颗潮湿的心。于是在我的心中开始滋生了恨意,不跟你说话,但是越是恨你、越是不跟你说话。我越是惦记着你,想着你。唉!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。

篇四 : 问世间、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

问世间、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 元好问

出自金代诗人元好问的《摸鱼儿·雁丘词》

问世间、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

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
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

君应有语: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
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

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

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

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
赏析
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——大雁的生死至情深深地震撼了作者,他将自己的震惊、同情、感动,化为有力的诘问,问自己、问世人、问苍天,究竟“情是何物”?起句陡然发问似雷霆万钧,破空而来;如熔岩沸腾,奔涌而出。正如后来汤显祖在《牡丹亭·题词》中所说:“情之所至,生可以死,死可以复生,生不可以死,死不可以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情至极处,具是何物,竟至于要生死相许?作者的诘问引起读者深深的思索,引发出对世间生死不渝真情的热情讴歌。在“生死相许”之前加上“直教”二字,更加突出了“情”的力量之奇伟。词的开篇用问句,突如其来,先声夺人,犹如盘马弯弓,为下文描写雁的殉情蓄足了笔势,也使大雁殉情的内在意义得以升华。

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——这二句写雁的感人生活情景。大雁秋天南下越冬而春天北归,双宿双飞。作者称他们为“双飞客”,赋予它们的比翼双飞以世间夫妻相爱的理想色彩。“天南地北”从空间落笔,“几回寒暑”从时间着墨,用高度的艺术概括,写出了大雁的相依为命、为下文的殉情作了必要的铺垫。

欢乐趣,别离苦,是中更有痴儿女——是中:于此,在这里面。这几句是说大雁长期以来共同生活,既是团聚的快乐,也有离别的酸楚,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形成了难以割舍的一往深情。长期以来,这对“双飞客”早已心心相印,痴情热爱,矢志不渝。“痴儿女”三字包含着词人的哀婉与同情,也使人联想到人世间更有许多真心相爱的痴情男女。

君应有语。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为谁去——君:指殉情的大雁。这四句是对大雁殉情前心理活动细致入微的揣摩描写。当网罗惊破双栖梦之后,作者认为孤雁心中必()然会进行生与死、殉情与偷生的矛盾斗争。但这种犹豫与抉择的过程并未影响大雁殉情的挚诚。相反,更足以表明以死殉情是大雁深入思索后的理性抉择,从而揭示了殉情的真正原因:相依相伴,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,自己形孤影单,前路渺茫,失去一生的至爱,即使荀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?于是痛下决心,“自投于地而死”。“万里”、“千山”写征途之遥远,“层云”、“暮雪”状前景之艰难。此四句用烘托的手法,揭示了大雁心理活动的轨迹,交待了殉情的深层原因。

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。荒烟依旧平楚——这几句借助对历史盛迹的追忆与对眼前自然景物的描绘,渲染了大雁殉情的不朽意义。“横汾路”指当年汉武帝巡幸处。“寂寞当年箫鼓”是倒装句,即当年箫鼓寂寞。楚:即从莽,平楚就是平林。这几句说的是,在这汾水一带,当年本是帝王游幸欢乐的地方,可是现在已经一片荒凉,平林漠漠,荒烟如织。据《史记·封禅书》记载,汉武帝曾率文武百官至汾水边巡祭后土,武帝做《秋风辞》,其中有“泛楼船兮济汾河,横中流兮扬素波,箫鼓鸣兮发棹歌”之句,可见当时是箫鼓喧天,棹歌四起,山鸣谷应,何等热闹。而今天却是四处冷烟衰草,一派萧条冷落景象。古与今,盛与衰,喧嚣与冷落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在这几句中,词人用当年武帝巡幸,炫赫一时,转瞬间烟消云散,反衬了真情的万古长存。

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自啼风雨——些,句未象声词。《楚辞·招魂》句尾均用“些”字,所以称“楚些”。这句意思是武帝已死,招魂无济于事。山鬼自啼风雨——《楚辞·九歌》中有《山鬼》篇,描写山中女神失恋的悲哀。这里说的是山鬼枉自悲啼,而死者已矣。以上两句借《楚辞》之典反衬了殉情大雁真情的永垂不朽。天也妒。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——大雁生死相许的深情连上天也嫉妒,所以这对殉情的大雁决不会和一般的莺儿燕子一样化为黄土。而是“留得生前身后名”,与世长存。这几句从反面衬托,更加突出了大雁殉情的崇高,为下文寻访雁丘作好铺垫。

千秋万古。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——这是从正面对大雁的称赞。词人展开想象,千秋万古后,也会有像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的“钟于情”的骚人墨客,来寻访这小小的雁丘,来祭奠这一对爱侣的亡灵。“狂歌痛饮”生动地写出了人们的感动之深。全词结尾,寄寓了词人对殉情者的深切哀思,延伸了全词的历史跨度,使主题得以升华。

生活小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