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祭|花祭

篇一 : 花祭

文/孤独的鱼

又是一个花开的季节,

雪白的梨花飘呀,飘,

飘成圣洁的雪,

散满了孤零的坟头,

如飞舞的幡。( 文章阅读网: )

灵堂里,

残留的蜡香,

化作我最后一丝的呼吸,

一抷一抷的黄土掩埋着,

罪恶的灵魂。

即使那浅蓝色的巨喙,

也不愿蚕食恶臭的肉体。

第二个夜,

阴雨哭泣了三个轮回,

飘荡的亡灵啊,

栖息在恒河岸上,

焚化炉旁,

旃陀罗把玩着每一滴血液里,

仅剩的邪恶。

蓝的流血的天空里,

溢满了檀木的香,

仿佛我不堪的今生,

吟唱起梨花的歌。

写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十点

篇二 : 花祭

听鸟儿,

在鲜艳的花中,

欢噪的唱着。

它也许有预知,

艳过之后的花叶,

会逐渐萎谢。( 文章阅读网: )

于是,

鸟用脆鸣,

祭奠花将凋落。

/

看蝶儿,

在绽开的蕊中,

扑闪的舞着。

它也许有预知,

开过之后的花香,

会逐渐消逝。

于是,

蝶用美丽,

祭奠花将离去。

/

看绿儿,

在清芬的花中,

恣意的呵护。

它真的是知道,

花谢之后的寂寞,

会绕上心头。

于是,

绿肥红瘦,

静守花的灿烂。

篇三 : 花祭

听鸟儿,

在鲜艳的花中,

欢噪的唱着。

它也许有预知,

艳过之后的花叶,

会逐渐萎谢。( 文章阅读网: )

于是,

鸟用脆鸣,

祭奠花将凋落。

/

看蝶儿,

在绽开的蕊中,

扑闪的舞着。

它也许有预知,

开过之后的花香,

会逐渐消逝。

于是,

蝶用美丽,

祭奠花将离去。

/

看绿儿,

在清芬的花中,

恣意的呵护。

它真的是知道,

花谢之后的寂寞,

会绕上心头。

于是,

绿肥红瘦,

静守花的灿烂。

篇四 : 荷花祭

1

很大一片荷塘,终于开出今夏的第一支荷,那是昨天清晨,我走着上班的路上。

眼前,似突然站着一位佳丽,灼灼目光,娉婷身材。

她起初是含着苞的,躲在数片叶的身后,也许风吹的缘故,突然有了些张开,露出一丝粉红。风再吹的时候,就完全放开了。

初看时,还有些羞涩,有些胆怯,晶莹露珠抖落到水中,却是她高兴的泪。

2( 文章阅读网: )

昨天是硕士授位的日子,我的几个学生,都穿起学位服,在这条路上拍照留念。

我就把“有了一只荷开”的消息,告诉了他们,因为我知道,他们中的女生很爱美,长得也美。

大家就一窝蜂走到荷前,每人一张,留下了授位前的兴奋。

除了我带的学生,还有男生的女友,女生的男友,今天,他们都笑得开心。

我还相信,在他们一生,都会记住这只荷,在一个重要的日子里,曾经装点过他们。

3

今晨,我又来到这条路上。

心里想着,要把“有了一只荷开”的消息,告诉今天授位的本科生。欣赏他们的表情,应该和昨天一样心醉。

但,茂盛的荷叶依旧,浪漫的涟漪依旧,疾飞的水鸟依旧,那只荷,我却找不见踪影。

是哪位没有风度的少年?已经在昨天夜里,就偷偷掠走了她。

让人心底,生出了这些感慨。

篇五 : 花祭

刚搬到这个家里来的时候,买了不少的花,什么绿萝,荷兰铁,滴水观音,千手观音,大红掌,龙血树,金虎。。。等等,名字还清楚的记得,可花儿早已香消玉殒,只剩绿萝和一盆小小的仙人掌在提醒我,他们曾在家里来过。

喜欢养花,可总也养不好,尤其是那些有些小小名气的花。也许因了名气,也就多了些脾气,却愈发不好侍弄,倒不如那些普通的花儿,干了,湿了,肥了,瘦了,好歹还活着,比什么都好。

后来索性就种绿萝吧,朋友说---那---是---绿----萝!一脸轻蔑,言外之意是绿萝根本无需养,就能自己长的很好。其实喜欢它也就是这个原因。一来,她随了我的性情,不用那么精细,二来,她虽不开花,却也能让整个屋子春意盎然,三来,绿萝的可塑性极强,或盘,或吊,或扭,或盆栽,或水生,怎样都行,不矫揉造作,怎样都成形状,如何都成风景,就喜欢它这种潇洒劲。

也曾想过养花死亡率如此高的经验教训,总结下来无外乎以下几点,其一,总也摸不透这些花的习性,喜阴喜阳?喜湿喜干?加之我这松土时常有,施肥总是无,一来二去,那些娇嫩的花儿就被我活生生的折磨成了残花败柳,形容枯槁,青春不再。其二,通风不够,夏天总怕阳光晒着他们,冬天总怕寒风吹着它们,于是就把他们捂着,裹着,娇着,惯着,全然忘了,不开窗户的温室,和一潭死水有何区别?老妈家的小区里的花很多都摆放在院子里,风雨过后,叶子油光发亮,花儿娇艳欲滴,这才知道,花儿和人一样,也不能惯着。

花去了,留下N个空洞的盆,又寻了一些小苗苗插在其中,硕大的盆中瘦小的身躯,就像一个小孩穿了件不合身的爸爸的衣服,看着好生别扭。浇水更是犯难,一次浇透,数天不干,总怕把小苗苗泡烂,于是又掩耳盗铃般把小苗周围垒一圈防洪堤,只浇堤坝内,一厢情愿的想清清的水都被小苗独自吸收。可是,即便如此这般,小苗苗还是倔强的由原来的5片叶慢慢的变成了现在的一枝独秀。

现在想想,终究是我做的不对,不论大盆小花,亦或小盆大花,都不是花儿们的最佳环境,盆不再大,适合就好;水不再多,合适就行。( 文章阅读网: )

就以这些简单的文字祭奠那些在我家凋谢,去了的花儿吧,虽然花香不再,但我依然记得你们曾给我家带来的春色。

生活小百科